保亭黎族苗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为什么有的公司开发小程序价格会如此低?

2021年01月07日 18:14

       现在市面上有很多的第三方开发公司,有的公司报价只要几百块,而有的公司报价上万,甚至有的公司跟你说不要钱……

      或者很多网站直接摆出了一键生成的免费模板。很多人在初次入行的时候都难免被那些免费模板给吸引过去,但是又担心是一个陷阱。

      确实是有陷阱在里面,这个世界上不会无缘无故天上掉馅饼。这些免费模板的背后是高额的服务器费用,也就是维护费。而且免费模板当中功能一般都是固定不变的,对于不同的商家,针对同个免费模板就不一定适用了。

       在使用的过程中如果出现什么bug,虽然商家需要支付高额的维护费,但是却没有专业的售后人员来解决bug问题。可以说选择免费模板到最后砸了钱,出现问题却无人问津。

事实上,真正决定小程序开发价格的影响因素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个是开发方式,一个是功能需求。



       对于准备低成本开发或者短期内使用的商家,可以考虑使用一键生成模板,开发周期一般是3-7个工作日,快的就3天,能够满足商家的基础需求,价位一般是几千块钱,具体取决于功能的价格和数量。而且如果功能合适,直接买开发公司现成的小程序也是可以的,毕竟现在这种模式的小程序已经很成熟了!

       第二种是定制开发,对于小程序有比较高要求且资金充足的商家可以考虑。但是这种定制开发的成本比较高,一般是1W-10W+,而且制作时间方面较长,至少是一个月起步。

      总的根据目前经验来看,商家根据自身功能需求去选择相对应的开发品台,另外对于免费以及特价的要格外注意,以防上当受骗。

广东优联互通科技有限公司有丰富的资源优势,成熟的经验优势,强大的技术优势,优质的服务优势;根据客户的实际情况进行开发设计跟SEO优化,从而更快更有效的部署软件产生效益,满足企业的市场需求。需要可加微信13539285443详谈!


相关推荐

度过黑暗,长租公寓终将迎来光明

随着有序的开展复工,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度过最艰难的时刻。疫情发生以来,经常能在网上看到关于长租公寓行业的负面新闻。不是这个公寓品牌因资金链断裂倒闭,就是那个公寓品牌因高收低租撑不住破产,长租公寓行业迎来至暗时刻。这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是对企业应急风险防御的一种考验,更是对长租公寓行业的一次“洗牌”。为什么被誉为“风口上的猪”的长租公寓,现在变的如此狼狈?难道真的要全部归咎于疫情吗?在租客网看来,并不是。长租行业作为一块大饼,任谁都想来啃一口,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口号听的人热血沸腾,刚出现没多久的长租公寓品牌自然被资本注意,瞬间成为香饽饽。资本拼命进行投资烧钱,盲目追求品牌的高速增长,再加上2017年的房地产行业陷入利润率下滑、融资难度大的局面,各大房企品牌在没任何经验的情况下纷纷登场,没有房源就高价抢,没有人才,就重金去求,行业饱和的速度令人咂舌,风风火火而来,冷冷清清散去,徒留给长租公寓行业一地的鸡毛。在租客网看来,疫情只是“催化剂”,加速了某些品牌公寓的灭亡时间。2020年的长租公寓行业难道就再无翻身之地了吗?确实,2020年是很特殊的一年,前有行业发展的参差不齐,后有疫情的当头一棒,长租公寓未来的发展着实令人悲观。但任何行业不都是如此吗?回顾近代史,2020年绝不是最黑暗的。疫情之后的长租公寓行业似乎已经站在了希望的田野上。01政策落地2020年,国家对租房行业的政策不断落地,支持鼓励住房租赁市场的发展。比如个人出租的房产税;营业税简化征收;商改住、工改住等,各种利好政策的加持,让无数长租公寓品牌运营商看到了希望。02人才增长如今的长租公寓已经从一个小婴儿变成了一个健硕的青年,长租公寓的行业市场正在不断变大,无数非长租公寓的人才开始主动进入到长租公寓的领域中,相信在近几年长租公寓行业会迎来新一轮的行业爆发。03模式创新随着租赁市场的回暖,长租公寓的局势也在进行转变。住建部明确表示:2020年将重点探索大型租赁社区的运行机制,经集体租赁房交予专业长租公寓机构来建设经营。住建部的这一举措为长租公寓行业提供了更多的创新机会,不管是服务商还是租赁社区都将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长租租赁行业,经过了一系列的打击,对无数的小品牌公寓运营方来说,2020年将是行业大调整的一年,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租客网作为一个共享的平台,客户群体精准,衍生的行业多,经营可以无限扩大,发展前景广阔,靠着海量真实房源和安全的租赁保障体系及全方位的平台服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至今,最终成为行业裁判员。

2020年08月24日 11:29

36氪独家 | 抖音强攻下,快手电商将2020年GMV目标调高至2500亿

文|张雨忻36氪从多位知情人士处获悉,快手直播电商业务在2020年的GMV目标为2500亿。而抖音直播电商的GMV目标也高达2000亿。36氪就以上信息向快手和字节跳动求证,截至发稿,双方均未有回应。据知情人士,2019年快手电商完成了约350亿交易额,这其中不包含不可监测的交易数据,即主播将用户导向自己的微信,通过个人微信完成交易的部分,而这至今仍占相当大的比例。350亿这一数字超过了快手在2019年初制定的当年GMV目标,故而在去年底,快手将2020年的电商GMV目标调高至1000亿。但计划敌不过变化。2020年,抖音高调入局直播电商,来势汹汹。知情人士告诉36氪,抖音的入局让快手电商团队感受到了很大的威胁和压力,而在得知抖音电商今年的GMV目标为2000亿之后,快手电商则快速将原先的1000亿目标调高至2500亿。据多位行业人士,淘宝直播2019年的GMV在2000-2500亿之间,这意味着抖音和快手在2020年将要冲击的目标已经可以赶上淘宝直播去年的成绩。2020年之前,虽然在抖音上通过短视频和直播带货的达人也不在少数,但始终未成规模。在直播电商的赛场上,淘宝一骑绝尘,紧随其后的便是快手。而如今抖音汹涌入局,迅速引起了快手的警觉。“至少要保住行业第二的位置。”这是快手电商团队对于今年行业竞争格局的共识,所以,即便目标看起来激进,也要力求不让抖音反超。据知情人士,快手电商目前的日均GMV在4亿左右。假设维持这个规模,快手电商全年的GMV可达到1500亿左右,但距离其目标仍有较大差距。这意味着快手电商在下半年面临着较为严峻的增长目标。而快手对抖音的严防死守可以说是吸取了历史教训的结果。过往来看,抖音快手在诸多细分领域都产生过直接交锋,而一度最为大家关注的有三场战争:主App的规模之战、直播业务之战和海外之战。在这三场战役中,抖音在日活和月活数据反超快手后,一直在拉大与快手之间的距离,可以说稳居老大之位;海外战场上,TikTok也捷报频传,相反快手在海外却难有突破;直播一直是快手的根据地,但从2019年开始,抖音在月均日活和流水数据上都已经几近追赶上。而在电商一役,同样拥有先发优势的快手不愿有失。罗永浩在抖音带货让抖音的电商直播迅速出圈,打造标杆案例对于平台的电商业务来说非常重要,能让大量原本对抖音带货缺乏认知的KOL、品牌方和商家迅速入局。这也是快手在近期不惜拿出大规模平台流量和真金白银的补贴将董明珠造成另一个“卖货女王”的原因。眼下,快手和抖音在直播电商业务上已经开始了贴身肉搏,而这会是一场双方在流量、KOL、供应链、运营能力、生态完善度等各方面的全面战争。

2020年05月14日 11:25

严峻形势下,实体经济如何涅槃重生?

2019年中国餐饮外卖的市场整体交易规模达到1952.9亿元,餐饮市场的交易额呈不断上升的状态。餐饮行业虽说是三年一小坎,十年一大坎,而今年的餐饮行业,倒闭关店的比比皆是。随着外卖平台对商家的让利逐渐减少,佣金比例的不断提高,很多餐饮店正在走下坡路,一天的外卖量就那么几单,甚至有的外卖一单连一块钱也赚不到。外卖红利潮水的退流,那些本就举步维艰的餐饮商家们,转租的转租、倒闭的倒闭。那个只要随便开一家店就能赚钱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了。餐饮店为什么不好做?如今的餐饮行业竞争激烈是众所周知的事情,餐饮作为消费者必须消费的领域,每年都有源源不断的外行人踏进餐饮行业,有人的地方就有餐饮店,分摊着本就不大的市场。几十家店抢两条街的客流量,你说,餐饮能好做吗?观察一下身边的地区就不难发现,同一家店铺,一年能换好几个老板。餐饮店开的越多,对顾客来说选择性就越多,结果就造成餐饮行业的竞争愈加激烈。有的店铺为了获取更多的客流量,不惜大幅度的降价,这就造成餐饮行业整体利润的下滑,许多小餐饮店因为长时间的亏损和激烈的竞争而选择关店,黯然退场。没有客流量就代表着没有收益,店铺想要让消费者进行消费,就必定要进行“曝光”。餐饮商家最常见的“曝光”方式就是在某团、某饿了上进行流量转化。这种引流方式成本较高且充满不确定性,想要获取更多的“流量”,作为商家就要不断的投钱,无休止的被压榨。你说你不投钱,那么你家的餐饮店线上客流量直接跌到0。做过餐饮的人都知道,想要获取更多的订单,某团和某饿了是必须要入驻的,这两大外卖平台能为店铺带来非常大的流量,可同时,每个外卖订单要收取15%-25%的抽成。眼看外卖平台的佣金一路飞涨,利润越做越低,很多餐饮朋友都抱着一个想法:等到真做到无利润可赚的那一天,就彻底的从外卖平台退出。许明开一家餐饮店,店里每月的外卖营业额为5万元,按照20%的抽成比例,他一个月就要给外卖平台1万元,一年就是12万,抛去人工、租金、水电等成本,利润所剩无几,许明觉得与其被压榨不如选择别家平台,租客网旗下的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提成,是许明选择入驻的最大理由。租客惠依靠着租客网数百万的租客,有着强大的流量,租客在消费之前会在租客惠上领取优惠券,通过这种方式,提升消费者到店消费的意愿。羊毛出在羊身上,外卖平台的抽成高了,多出的成本自然要消费者来承担。一份普通的水饺,在店内堂食仅为10元,到了外卖上,一份水饺的价格涨到了15,这在餐饮行业里早已不是秘密。在这个外卖为主的时代,想要平台降低抽成佣金,估计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算降估计也要几年后的事情。如果现在还不选择做出改变,继续被压榨,必定会沦为外卖行业的炮灰。

2020年05月11日 11:27